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男人强撕开奶罩揉吮奶头爽文* 撕开奶罩揉吮奶头好爽

2022-09-28 11:19:2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明明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名字,没什么特别之处,不知为何却让她觉得特别亲切也不知道这种亲切感从何而来,大概是因为她对秦晓宇怀着一份感恩之心的缘故吧? 而且她总觉得这

   明明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名字,没什么特别之处,不知为何却让她觉得特别亲切也不知道这种亲切感从何而来,大概是因为她对秦晓宇怀着一份感恩之心的缘故吧?

        而且她总觉得这个名字非常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或是听到过,但就是想不起来了。她也没太在意,毕竟名字相似的人多了去,周源和周圆圆不就是最好的例子么。

        叶绫舟笑了笑:“听你的形容,应该是个天性乐观的阳光少年吧?”

        “恩。抱歉,我……只能告诉你这么多,其他的……我……我……”紫煞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话说的吞吞吐吐。

        “你?你什么呀?”叶绫舟等了一会儿,也没等到紫煞说出后面的话,便自己接口道,“其他的,是不是不能说?”

        虽然紫煞对她做的那些个过于亲密的举动,让她有点小害羞,但是发泄了一通后,她不会再刻意回避紫煞了。

        所以当她看到紫煞难得露出这么扭捏的一面时,便像个朋友那样,很自然地安慰道:“哎呀,没关系啦!我知道特级任务都是绝密任务,我们凭本事自己猜出来的,不算泄密。

        但是太具体的内容你不能透露,还是得保密,这个我能理解。所以你不用感到为难,该怎么就怎么做。你已经告诉了我他的名字,这样就可以了。”

        只有紫煞知道,叶绫舟误会了,秦晓宇的事,并非不能说的秘密。

        秦勉既然肯把培养计划说出来,就说明这个任务已经不存在什么机密性了,自然也就没必要继续保密了。

        叶绫舟提出这样一个要求并不过分,但他实在做不到。

        问题出在他自己身上,是他没有面对的勇气,所以不愿意过多地去回忆和秦晓宇有关的事。

        直到现在,他都无法接受秦晓宇的死,总觉得那个阳光少年还在,只不过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暂时回不来。

        都是自欺欺人罢了,他真正不敢面对的其实是他自己。

        秦勉也曾劝他想开点,这不是他的错。道理他都懂,可就是走不出那个阴影。

        八年前的燃气爆炸事故改变了叶绫舟的人生轨迹,也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如果那一天秦勉没有逼他去救叶绫舟,以他当时的状态,很可能会失控暴走。

        一旦真的发生这样的情况,后果将不堪设想,他也会因此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没有人知道紫煞内心有多煎熬,因为秦晓宇的死,他害怕回忆起那一天,却又因为叶绫舟的存在,总是忍不住去回忆那一天,就这样反反复复在矛盾和痛苦中挣扎,得不到解脱。

        唯有在斩杀魂怪的时候,这种情绪才能得到宣泄。于是他开始不停地接斩魂任务,不能地斩杀魂怪,最终他的世界只剩下杀戮。

        这一刻,紫煞无比感激叶绫舟的误会,避免了他去触碰那些痛苦的回忆。同时,也很感激叶绫舟的善解人意,帮他找到了一个很好的理由,来回避有关秦晓宇的话题。

        叶绫舟敏感地察觉到紫煞的情绪不太对劲,她见过讨人嫌的紫煞,也见过温柔的紫煞,但是没见过现在这个心事重重,浑身上下散发着悲伤气息的紫煞。

        她不禁问自己,是不是不该提秦晓宇?

        虽然紫煞平时是挺讨人嫌的,但绝对不是一个冷血的人,秦晓宇就算不是紫煞的朋友,同为魂使,他们也是工作伙伴。

        因为伙伴牺牲了,所以紫煞才会流露出难过的情绪吧?

        叶绫舟咬着下嘴唇,皱着眉,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安慰紫煞才好。

        她想了想,索性转移了话题:“我不明白,周源也是天才辅魂使,还是三修,感知力不是也很强吗?怎么不把周源培养成秘密武器呢?”

        “因为天才辅魂使之间,也是有差距的,周源怎么能跟秦晓宇比呢?”紫煞冷哼了一声,“八年了,要是能把周源培养成秘密武器,老师也不会到现在都没有接这个特级任务。”

        叶绫舟心想,看来紫煞确实很讨厌周源,一说起周源,他的态度就变了,口气里充满了不屑,跟他说秦晓宇的时候简直判若两人。

        周源也一样,平时多有绅士风度啊,和紫煞争锋相对的时候就咄咄逼人,也像变了个人似得。

        总之,她就没见过两人心平气和地相处,大概越出色的男人就越容易互相看不顺眼吧?

        紫煞可不知道叶绫舟在想什么,要是知道他一定会吐槽,周源之所以处处针对他,还不是因为叶绫舟的缘故。既然人家不待见他,他又何必要给周源好脸色看?

        因为之前没能告诉叶绫舟有关秦晓宇的事,紫煞心有歉意,所以这一次,他特意详细说了一下原因。

        “这个差距就差在辅魂使觉醒的能力上。辅魂使其实是所有辅助型魂使的统称,因为辅魂使的能力五花八门,什么样的都有。所以根据不同的能力,还有更细致的划分。

        比如猫叔是筑境使,老何是织魂使,周源是愈魂使。可以说筑境、织魂、愈魂是所有辅助能力中最主要,也是用处最大的三种能力,不然周源也不会选择去修筑境和织魂了。

        但是唯独没有能够感知到魂怪情绪这样的辅助能力,我们把拥有这种能力的人称为镇魂使。迄今为止,就出了秦晓宇这么一个镇魂使。牵魂司的资料库里也没有这方面的魂术记录,周源就算想学镇魂术也学不了。更何况他都已经三修了,也该知足了,就不要贪心四修了,否则是不会

        有好下场的。”

        “这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不能四修?”听紫煞说得这么严重,叶绫舟不解地问道。

        “周源不是先天魂使,他本来只是个普通人,所以他的身体素质跟先天魂使是不一样。”紫煞解释道,“以他的身体承受力,三修已经是极限了,承受不了四修带来的身体负荷。如果强行四修,结果只能是爆体而亡。”

        “原来如此。”叶绫舟点了点头,“其实周源也挺不容易的,他肯定付出了比别人更多的努力才有了如今的成就。”

        “我说你偏心吧,你还不承认。你瞧瞧,又替他说好话了吧?”紫煞一脸的不高兴。

本文标签:

上一篇:女主np高H细致超污多p (女性口述和三男一起4P)免费阅读

下一篇:餐桌下手指顶弄出高潮| 花液湿润白浊好湿h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