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月月和公的激情& 强行扒开衣服吃奶视频

2022-09-28 11:10:2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那你快告诉我。”叶绫舟眼睛一亮,快步跑到紫煞身边,和他并排而行。 “告诉你,有什么好处么?”紫煞摆起了架子。 “茶具的事你不是已

 “那你快告诉我。”叶绫舟眼睛一亮,快步跑到紫煞身边,和他并排而行。

        “告诉你,有什么好处么?”紫煞摆起了架子。

        “茶具的事你不是已经问我要了好处么?怎么又要好处?”叶绫舟白了紫煞一眼,不满地抱怨道。

        “一码归一码,这是两件事,不能混为一谈。”紫煞没有因此而松口。

        “你这人怎么这么小家子气?就一点儿亏都不肯吃么?”叶绫舟急了,一把抓住紫煞的胳膊,“告诉我怎么了,你又不会损失什么?”

        “你求人都是这么理直气壮的么?”紫煞被叶绫舟一个猛拽,被迫停下脚步。

        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气叶绫舟,他把脸凑到叶绫舟耳边挑衅道:“我要是偏不说,你能拿我怎样?”

        紫煞的这句话,就像导火索,彻底激怒了叶绫舟,把叶绫舟心中积攒的那些负面情绪一下子引爆了出来。

        想想今天这一天,她过得有多糟?

        一开始处处是陷阱,她担惊受怕了一整天,到头来只是一场考验而已。

        说不委屈是假的,可即便心里觉得委屈,也不能表现出来,只能憋着。因为给她挖陷阱的人是她最敬爱的爷爷,她总不能冲爷爷发脾气吧?

        如果光是这样也就算了,既然是考验,她接受这个考验就是了。

        哪知后面还有更糟心的事情发生,她得知了八年前那场燃气爆炸事故的真相。这个打击实在太大了,她既伤心又愤怒,再加上憋在心里的那份委屈,让她觉得心力交瘁。

        在这个情况下,紫煞还要给她气受,凭什么她要被这么对待?

        之前紫煞惹到她的时候,她不是理直气壮地怼回去了么,为什么现在却要忍着呢?

        紫煞又不是爷爷,都欺负到她头上了,如果还要继续忍耐,那也太憋屈了吧?

        叶绫舟不想再忍了,有些话实在是不吐不快,就算紫煞觉得她是个泼妇,她也要说。

        于是,她把憋在心里的怒火、委屈、伤心、不满等等,一股脑全都冲紫煞发泄了出来,一句又一句质问道:“为什么你每次都这样?你不当我是朋友,没关系,但你没必要什么事都故意为难我吧?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你就这么看我不顺眼吗?”

        叶绫舟边说边撸起袖子,双手交叉抱于胸前,摆出一副要跟紫煞死磕到底的姿态:“既然你非要跟我杠,好啊,那来啊,看谁杠得过谁。我告诉你,我已经忍你很久了,别以为仗着是我男神,就可以为所欲为!”

        说完这番话后,叶绫舟只觉得心里一阵松快。

        但她万万没想到,她发了这么大的火,非但没有掀起什么大浪,还差点把自己给烧糊了。

        “我为所欲为?应该是你仗着有老师撑腰,对我为所欲为才对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周源狼狈为奸,老想着给我挖坑,你们两个倒是默契的很嘛!”

        紫煞一脸哀怨地说道:“还说我是你男神,你自己说,哪有人会联合别的男人给自己的男神挖坑的?对人家周源那叫一个殷勤啊,对我却爱理不理。我看,其实是你看我不顺眼,所以厚此薄彼,故意冷落我。”

        “什么?我厚此薄彼故意冷落你?”叶绫舟被气笑了。

 

        怎么事情到了紫煞嘴里,就完全变味了呢?而且紫煞的语气里居然透着一股子酸味,是她听错了吗?

        “我说错了么?”紫煞没好气地用折扇轻轻敲了一下叶绫舟的脑袋,“自从你来了牵魂司后,就老想要躲我。我要是不惹你生气,你会正眼瞧我么?这不是冷落我是什么?

        你也不想想,我要真看你不顺眼,会答应送你茶具么?你知不知道,周源有多想要有味杯,但我就不是给他。所以他每次只有待在会议室的时候,才有机会使用有味杯,我对周源那样的才叫看不顺眼。”

        叶绫舟愣住了,紫煞惹怒她只是为了引起她的注意?

        这种行为不就跟上学时,那些为了引起女生注意而故意调皮捣蛋的男生一模一样么?

      叶绫舟一下子破功,再也气不起来了:“你是小孩子么?用这种方法幼不幼稚?”

        “幼稚怎么了?只要这个方法管用不就行了。有句话不是说,不管黑猫白猫,只要抓到老鼠就是好猫么?”紫煞一副无赖的样子,说得理直气壮。

        叶绫舟表示无语,敢情紫煞是猫,她是老鼠?

        不过她也冷静了下来,仔细思考了一下紫煞的话。再回想自己来了牵魂司见到紫煞后的种种行为,似乎一直在有意无意地回避跟紫煞正面接触。

        和紫煞之所以能独处这么久,也是被迫接受了爷爷的安排,不是她自愿的。

        这么看来,她好像确实冷落了紫煞,确切地说她是在逃避紫煞。

        要不是紫煞说出来,她还没意识到这一点呢。

        难怪自从做了春梦之后,她总觉得自己做什么事都有些英雄气短,非常压抑,一点儿都不像平时那个洒脱的她。

        尤其在面对紫煞的时候,会产生排斥心理,不想看见紫煞,跟面对周源时的态度截然不同,这其实就是一种逃避心态。

        原来问题还是出在她自己身上,没想到那个梦对她的影响居然这么大,她给自己做的那些个心理建设全都白做了,压根就没用。

        紫煞这么做反倒是帮了她一把,不但帮她把积攒在心里的负面情绪全都发泄了出来,还用自己的方式替她化解掉了这些负面的情绪,她应该感谢紫煞才对。

        现在的她不仅觉得心里轻松了很多,在面对紫煞的时候,也没什么太大的心理负担了。

        叶绫舟看向紫煞的目光一下子变得柔和起来,这个男人果然有颗温柔的心,就是太善于伪装了。

        可她好像越来越喜欢这样一个表里不一的紫煞了,怎么办?

        不过叶绫舟脑中也产生了一个疑问,紫煞不是没把她当朋友看待么?那干嘛还要对她这么好?

        难道……又是口是心非?她心里不由生出一丝希望,正犹豫要怎么开口询问的时候,紫煞突然伸出手,捧住了她的脸。

        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叶绫舟一大跳,她完全没反应过来,被紫煞逮了个正着不说,也忘了自己原本要问什么来着?

        紫煞捧着叶绫舟的脸左右端详了一下,像在确认着什么。端详完,又托起叶绫舟的下巴,将她的脸抬起来,凑近了仔细观察了一下,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看着紫煞越凑越近的脸,近到都能看清脸上的细小的毛孔了,叶绫舟整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心里直打鼓:“这家伙靠这么近到底想干嘛?不会是要吻我吧?”

本文标签:

上一篇: 黄到让人流水高潮np的描写/ 车后座偷换小说

下一篇:总裁啃两只大白兔^ 高肉道具调教各种play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