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日本乳首 嫖妓做起来真的爽吗

2022-07-20 15:39:0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众人也不敢再说什么,各自排好了队,一个一个的来瞻仰这傅老爷子的遗容。 等瞻仰完了之后,火葬场的工作人员便过来将这遗体抬去火化。 一切,都很顺利,傅宝珠看着这

  众人也不敢再说什么,各自排好了队,一个一个的来瞻仰这傅老爷子的遗容。

        等瞻仰完了之后,火葬场的工作人员便过来将这遗体抬去火化。

        一切,都很顺利,傅宝珠看着这具尸体被工作人员弄走,心里压着的石头,也算是放下来了一些。不过,该做的戏,她还是要做全套的。

        所以,这整个过程,傅宝珠哭得最为伤心,最为撕心裂肺。

        楚辞看到自己的母亲哭得这般不能自已,连忙伸手扶着她。

        “妈,您要节哀,舅舅,也许在天堂,就不会有病痛的折磨了。”

        “嗯。”傅宝珠吸着鼻子,用手绢儿擦了擦眼泪。

        等火化完了之后,傅焱行便捧着骨灰盒,回到了傅家老宅设立的灵堂里。

        傅家所有的亲人,今天,也全部都到齐了,大家都在傅家这座老宅里住了下来。等待着明天早上下葬。

        傅宝珠趁着上洗手间的功夫,去外面,打了个电话,汇报了这边所有事情的进展情况。

        那边的傅老爷子,很是满意。

        “明天,记得,给傅焱行和洛阳下药。”

        “可是......我近不了他们的身,他们都是由他们自己带来的人伺候着。”傅宝珠说道。

        “愚蠢。”傅老爷子吼道:“这么大的事情,你就找不到一点点机会?”

        “妈。”傅老爷子还没有骂完,就听到了这边,楚辞疑惑的声音:“妈,您在这里做什么?”

        傅宝珠连忙将电话挂断,然后,拿着手绢,在自己的脸颊上擦了擦,这才转过身来,看着自己的儿子。

        “楚辞,妈妈还是接受不了你大舅舅去世的事情。”说到这里,她的眼泪又滚落了下来。

        楚辞看得还真心疼,他伸手揽过母亲的肩膀,将她抱进怀里。

        “妈,都会过去的。你还有我,还有爸爸。”

        “嗯。”傅宝珠再次擦着眼睛上的泪痕,然后跟着楚辞,去了灵堂那边。

 

        他们刚离开,从不远处的一棵大树后面,走出来一个人。

        如果,此时,洛阳和傅焱行在这里,一定认得出来,这个人,就是洛阳帮忙化妆的南宫少宸。

        南宫少宸顶着一张大花脸,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机上的定位,笑得邪恶。

        他立刻摸出来另外一个手机,给燕七打电话。

        燕七那边,很快接起。

        “三少。”

        “燕七,找到大鱼了。你去找傅焱行,让他带洛阳到小树林这边来,不要惊动任何人。”

        “是。”

        挂断电话,南宫少宸朝着小树林那边走去。

        而燕七,也悄悄走到傅焱行身边,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然后,自己一个人先离开了。

        他绕了几个弯儿,然后,才辗转去了小树林那边。

        这边,傅焱行假装有事情,也带着洛阳,到处巡视了一圈儿,见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之后,他才带着洛阳去了小树林。

        一到小树林里,就看到南宫少宸坐在一个石头凳子上,在等着他们,他的旁边,还坐着燕七。

        傅焱行走过去,在南宫少宸的旁边坐下来。

        “查到了?”

        “嗯,刚刚定位到的。你那个姑妈,忍不住给她的哥哥打电话,正好,定位到了。”

        “嗯,这一次,一定要成功。傅国华,不能留了。”

        “好。”

        接着,南宫少宸将傅国华的定位图,给傅焱行看了之后,几个人,商量好行动,这才离开。

        傅家老宅这边,所有的事情,都在按部就班的进行着,就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该干嘛,就干嘛。

        傅焱行带着洛阳,该跪的时候,就在跪,该迎接宾客的时候,就在迎接宾客。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如果,有细心的人,就会发现,傅焱行身边的人,少了几个。但是,燕七仍然在。

        傅宝珠走过来,用手绢擦着脸上的眼泪,看着傅焱行问:“阿行,南宫家的三位少爷呢?”

        傅焱行蹙眉,看着傅宝珠:“姑姑关心我的舅哥他们做什么?况且,今天的仪式,只需要傅家的人。难道,姑姑这个也想要道德绑架吗?”

        “啊!没,没有,我只是这两天没有看到他们,有些疑惑,平时,他们都是在的。”傅宝珠心里很不爽,她就是怕出什么幺蛾子,所以来问问,没想到,傅焱行竟然这么说。但是,她也不好说什么,就怕说多错多,到时候漏出马脚就不好了。

        傅焱行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没有就好。我舅哥他们也有自己的事情。姑妈应该知道,南宫家,没必要唯傅家马首是瞻。”

        “是,是。”傅宝珠碰了一鼻子灰,连忙找借口离开了。

        洛阳看着她的背影,叹了口气。

        “不知道,她到底是因为什么,要这样做。”

本文标签:

上一篇:黄色搞逼 顶到花心

下一篇:前后夹击,两根,受不了 小三的下面又紧水又多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