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快穿之娇娇尤物H 他突然加快速度 吼叫起来

2021-12-10 10:17:2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是谁胆敢在禁止私斗的神铁城内大动干戈?

这个疑问非但在江大力脑海瞬间升起。

此时也在神铁城内的诸多玩家和江湖人心中升腾而起,全都不敢置信时至今日竟还有人敢如

是谁胆敢在禁止私斗的神铁城内大动干戈?

    这个疑问非但在江大力脑海瞬间升起。

    此时也在神铁城内的诸多玩家和江湖人心中升腾而起,全都不敢置信时至今日竟还有人敢如此犯禁。

    即便这两日黑风武林第一比武大会进行得如火如荼,却也不曾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更没有人敢在夜里比武赛事结束后于城内非指定区域动手。

    突地又是“隆”然一声震天巨响爆发,外城城墙处的青铜铆钉大门猛地爆开,大批神铁城守卫俱是惨叫着被狂暴的气劲撞得人仰马翻惨叫连连!

    一条气势极端凶悍的魁伟壮硕人影,陡地自破碎大门后豁地冲出!

    第二批近处的神铁城守卫刚刚冲上去,那人影便发出一声厉喝,蓦地双拳击出两道触目惊心地深蓝色气劲,肆无忌惮的横冲直撞,登时便将大批守卫悉数轰飞开来,立时防卫群便被冲击得七零八落!

    一时之间,惨号、惊叫、怒吼各种声音汇聚一片,嘈杂地传递进不少人的耳中。

    大量从各个街道汇集而来的玩家们看到那横冲而出的凶悍身影,自那浑身散发着代表危险的黑芒以及头顶长长的血条中瞬间分析出此人实力,莫不是惊悚得倒吸一口凉气。

    “卧槽!这是谁?竟敢在神铁城内闹事!”

    “难道这是比武大赛的福利环节?怪物攻城了?”

    “屁的福利,神铁城这些厉害的守卫居然成片割麦子的倒,这人至少是天人境的高手了吧。”

    “知道是天人境的高手还不快退,待会儿他要是爆发全力,我们这么靠近全都得死。”

    认清来人的凶悍程度,登时大量理智的玩家毫不犹豫脚底抹灰,纷纷施展身法迅速向远处退开,要么纵上一些酒楼建筑的屋脊,要么跃上一些院墙爬上大树,占据有利地形从高位围观看热闹。

    倏忽此时,惊变再起,一声清啸伴随一片乌云罩顶般的黑影,呼啸着自不少人头顶掠过,瞬间电闪般冲向那道气势凶悍惨烈的魁梧壮汉,挺起双掌狠狠拍出。

    嗡呼!——!

    一道汹涌澎湃、雄猛绝伦的惊人掌力,登时化作巨大的龙首呼啸,在震撼人心的龙吟声中,狠狠撞上那人双拳。

    顷刻间二者交击之处,爆出一声地动山摇、震耳欲聋的炸响,一道环形气劲冲击波瞬间扩散开来,将周遭人群如草屑般掀开,一方地面亦给震得四分五裂,碎石飞沙四处迸溅,情景惨烈非常!

    一些不太机灵距离太近的玩家,齐齐只觉狂暴劲风伴随冲击扑面,轻则被震得连连后退跌倒在地,重则直接飞了出去,震出内伤倒地吐血。

    在这一片混乱的场景中,根本没有人能看清,那气势惨烈的人影在承受了江大力一掌后,竟然双目血红狂吐鲜血,于第一时间便强行止住退势,伸腿横扫。

    其出腿之快,任是强横如江大力亦竟是来不及闪避,铿地一声,胸腹竟被此人一腿踢中。

    在并没有进入金钟不坏身的状态之下,江大力亦被这一腿硬生生踢出五丈开外,其腹部劲装瞬间震碎成碎屑纷飞,显露出衣物下散发着淡淡金色的魔鬼腹肌。

    “嗯?”

    江大力眉梢挑起,目露精芒骤地看向对面烟尘中渐渐显露出的魁梧壮汉,只觉对方那凶悍逼人的气势中,透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熟悉气息。

    方才他虽是猝不及防,却也身体受激被动进入局部金刚化的状态,这才免除了一些伤势。

    但这也已是极不可思议的战果。

    对方的出手速度,居然能达到与他相等的地步,且力量竟都给他一种压迫感,表现出的实力委实惊人。

    可他分明感应得清楚,对方并非归真境的实力。

    此时,非但江大力震惊,城内诸多远处的玩家和江湖人,也俱是在看清江大力的身影后尽皆哗然,万万没料到黑风寨主居然这么快出现在了神铁城内,而且,居然连黑风寨主都在一个照面的交手中,于那神秘强者手中吃了点儿小瘪。

    嗒嗒——

    就在这时,烟尘内的魁梧身影便要彻底显现而出,一阵阵粗重如野兽般的喘息声也清晰入耳——

    所有人都不由瞪大了眼睛去瞧,欲要看清这人的庐山真面目。

    江大力神色蓦地一动,他突然自对方那隐隐有些熟悉的气息中察觉到什么,尤其是那宛如野兽般的喘息声,令他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了一道身影。

    倏忽间,对面凶光一闪,一股更为可怕凶悍如野兽般的气势,骤地爆发。

    轰!——

    地面石砖崩碎,空气被剧烈排开,一道魁伟凶猛的庞大身影,以超乎想象的速度接近江大力,粗壮双臂猛地高举落下。

    哗啦!——!

    铁链撞击碰撞的声音自其手臂上响起,空气和粗大铁链剧烈摩擦,闪烁火星,瞬息间便已到了江大力的头顶。

    凶猛可怖的威慑压迫力,宛如泰山压顶,当面袭来!

    “拳道神!”

    江大力目光涌现威严而神圣的金色光芒,浑身气势也在疯狂升腾之间伴随体内真气,爆发出一圈金色烈焰般的凶猛气劲,双腿肌肉汞起撑爆裤管,骤地一双金色大手高举而起,猛然一抓。

    嗵!!——

    地面猛地剧烈下沉狠狠巨震。

    方圆二十丈内的地面霎时崩为寸碎,砂石漫天,横飞四起,在狂暴气浪宣泄下冲击向八方。

    江大力浑身一震,双脚直接陷入塌陷崩裂起的地面裂缝当中,裤管皆被尖锐的石头侧面撕裂成碎布,金色的皮肤被划出道道浅浅痕迹。

    然而他头顶血条虽是急剧波动,却并未受到太大伤害,反倒是被他抓住两条缠绕满铁链手臂的拳道神,被气劲以及元神冲击得口鼻狂喷鲜血!

    围观众人在地面爆开的那一刹那,就已完全看不清烟尘与气劲席卷的浑浊战场内清晰的场景,只能听到那一声震得人耳朵嗡鸣,脚下地面巨颤的轰隆巨响。

    哗!

    没有人能预料到战斗的凶悍程度。

    即便是江大力亦不曾料到,拳道神在口鼻喷血的刹那,非但没有任何退缩,反倒像是毫无痛感一般,任由那足以将其双臂捏碎的巨力爆发,暴腿再伸,欲要重腿踏爆此时处于身下的江大力头颅!

    这般凶悍无畏的战斗风格,连江大力也为之心惊。

    但他自是不惧,反是额头一顶,金色气劲自头顶爆发出一个气罩。

    “彭”的一声!金钟气罩恰好替江大力卸去拳道神雄浑无匹的腿劲!

    不等此时凶悍无匹的拳道神继续出击,他一双森寒厉目倏地狂睁,两道凌厉无比的眼劲便自虎目中暴射而出,直刺入双目血红宛如失去理智的拳道神双目当中。

    拳道神霎时发出一声凄厉惨哼,尤自剧烈挣扎,咆哮连连,双腿凶狠踢打在江大力宛如小山般坚实的胸膛,但毫无用处,除了暴起一片片火花与气劲,根本无法给江大力带来太大伤害。

    “给我下来!”

    江大力怒喝一声双臂发力抓住拳道神的双臂狠狠一抡,砸向地面。

    轰隆!!——

    地面顿时巨震爆开一圈凶猛的冲击波,周遭距离近的建筑房屋都仿似跳了一下。

    拳道神再怎么凶悍,也被这狂暴巨力砸得狂喷鲜血,四肢百骸都宛如散架,全身贯穿的那股凶悍力量悉数摔散了。

    “啊!!!!”

    他体内的某股丹药之力彻底爆发,蓦地脖颈青筋如蚯蚓般隆起,发出一声凶猛怒吼,狂躁的阴阳二神悍不畏死般自眉心冲出,伴随实质的音波震荡空气直冲向江大力。

    江大力只觉眼前一黑,脑海嗡鸣,浑身上下说不出的难受,险些被对方这简直不要命般的攻势冲击重伤了心神,不由也是暴怒不再留手,瞬间坚实强悍如大枪般的手肘狠狠捣了下去。

    这等汇聚全身力量以点破面般的凶猛攻势,简直无坚不摧,咔嚓一声直接撞断拳道神胸骨。

    嘭!!——

    拳道神狂喷鲜血,身下的地面石砖彻底被碾碎成齑粉,浑身气劲消散。

    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江大力的大手抓住了脚踝,高高抡起,向着地面再度来了一次亲密的接触。

    嘭嗵!——

    四周无数的地砖块块翻卷而起,朝两边飞舞。

    整个神铁城像是开了一场烟火晚会,巨震轰鸣不断,烟尘四起。

    一连两声轰鸣过后。

    江大力提起拳道神缠绕满铁链的魁伟身躯,看着已然软绵绵昏迷过去的拳道神,额头隆起的青筋微跳了两下,冰冷暴戾的双眼不由恢复了理智,“呸”地一口吐出口中吸入的沙土。

    再看拳道神此时仅剩下不到五分之一的血条。

    继续抡一下,绝对就要把拳道神打死。

    他转而看向远处城门外的方向,眼中凶光闪烁,灵觉已彻底失去了对那劫走步惊云之人的气机锁定,不由捏紧硕大的拳头,咬牙切齿。

    那劫持走拳道神的家伙,也算是颇有心计,竟猜出他千里锁魂的手段,于是安排明显脑子已有些问题的拳道神在神铁城内制造骚乱阻止他及时追击,从而逃脱。

    不过......想要如此轻易就带着步惊云从他的手里逃走,也未免太小觑他江大力了。

    到现在这一刻,他已彻底清楚冰神夫妇所提醒的后院失火是指得什么,而发现拳道神后,他就更猜测出了那劫走步惊云之人,可能会是谁。

    那人,极有可能便是魔主白素贞所言及的搜神宫执法长老。

    而对方既在此时劫走步惊云,很可能也是得到了搜神宫之神的授意。

    尽管不知晓搜神宫之神派来执法长老抓走步惊云的用意,但江大力脑海中已是电光火石般联想到了昔日借助天机二十五的天机一卦,所窥探到的步惊云的讯息。

    在步惊云的讯息当中,就有一则讯息耐人寻味,预示着其乃是“步氏神族”的身份。

    当时江大力因缺乏足够的讯息,还不是太能理解步氏神族所代表的意义。

    但如今......他却由搜神宫劫走步惊云的举动,诞生了一些惊人的联想。

    “把他捆绑起来看守好!”

    江大力毫不迟疑,手臂一震,直接将昏迷重伤的拳道神扔向带领守卫赶来的火王等人,纵身跃起,掠上魔鹰背脊,向着城外继续追击而去......

 文学

遵照寨主说的,把他捆绑起来!”

    “我来,我龟甲大师捆人最拿手,号称黑风寨得寨主真传强人锁男第一人,江湖诨号捆仙索,想当初,寨主的魔龙和火麒麟都是我帮着捆的。”

    没等火王祖金殿带人冲上去,一群黑风寨玩家就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如狼似虎扑向了头发稀疏的拳道神,其中一人更是早就准备好了“叮叮当当”的锁链,似乎就是其特殊的武器,冲上去便开始捆人。

    火王祖金殿等人俱是不由驻足,尽管都知晓异人们干起事来干劲儿十足,但看着眼前闹哄哄的抢着抓人的场面,也不由面面相觑,被对方口中所说的诸多称号和事迹唬住。

    “捆个人还捆出名堂来了?寨主真有强人锁男这门绝技吗?咱们山寨还真是人才济济。”

    “让他们上吧,就算到时候有什么纰漏,也是这帮异人背锅。”

    “你这个思想可要不得,寨主把任务是交给了我们,真要出了纰漏,可都吃不了兜着走。不过这个人......看上去,有些面熟啊。”

    火王祖金殿等人齐齐迈步靠近过去,看着已被铁链捆绑成了龟甲缚一般的拳道神,造型还挺别致,但满身健硕的肌肉块头俱因捆绑得过于紧实而显得浮凸有致,委实有些辣眼睛。

    负责捆绑的玩家龟甲大师得意洋洋,自腰后抽出两把粗大宛如船锚般的铁钩,嘿嘿贱笑道,“对付这种武林高手,穿琵琶骨是必不可少的。

    这两把琵琶钩,乃是我特地消耗一张二品名器锻造券,请神铁城内的铸造大师余老之徒锻造出的名器【琵琶鸳鸯钩】,是我闯荡江湖必不可少的作案工......的防身武器!”

    “不错不错,我看刑。”

    “非常可拷。”

    在几名黑风寨山匪玩家颇为敬仰的目光中,龟甲大师嗷嗷怪叫两声,将琵琶鸳鸯钩吃力的穿入拳道神后背皮肉中。

    岂料“噔噔”两声宛如扎在石质上的震响过后,无论龟甲大师如何用力,琵琶钩完全不得透入。

    拳道神反倒是被这股剧痛刺激得闷哼,便要清醒过来。

    火王等人均是脸色微变,忙推开人群上前控制拳道神。

    再任由这帮异人们胡闹,只怕真是要出纰漏。

    ...

    城外,法智一手夹着默不吭声的步惊云,风驰电掣般迅速移动到了一处水岸旁。

    眼看到那边树下系着的头上有两个鼓包的古怪马匹,他耳朵微动,察觉心灵间那股强烈压抑感依旧没有褪去,不由心内一叹,纵身便冲掠向了马儿。

    希律律——

    马儿察觉到和尚到来,原地蹬着四蹄颇为亢奋。

    待法智靠近过去后,马儿便移到他身前,亲热地把马头凑过去,用粗糙宛如皮刷般的舌舔他的脖子。

    “好了好了!”

    法智伸手爱怜地摩挲了几下马脸,摇头道,“万里啊万里,这次和尚我是惨了回不去了,但你却还可以代我完成任务,把这孩子带回去吧。”

    说着,法智便将已被点了诸多穴位制住的步惊云抛至马鞍上,快速以绳索捆绑紧实后,一抖缰绳解开,拍了拍马屁股。

    这马儿似懂人言,不舍地原地踱步踢踏,发出“嗒嗒”声响。

    法智作怒目而视状呵斥,狠狠用力一拍,马儿才是痛嘶一声,撒开四蹄迅速沿着水岸向着南面飞奔疾驰而去。

    至此法智才松了口气,转身看向远处黑暗中仅剩下一点点微弱光火的神铁城,毅然转身向着截然相反的方向掠去。

    他身法展开之时,衣袖飘飘,疾若流星,倏忽间穿林过树,又时而掠上高空,踏层层树冠就宛如踏浪而行,身法之高绝轻盈迅捷,颇有些少林达摩一苇渡江的韵味在内。

    突然他身影一动,到了林外荒郊野岭的怪石嶙峋之处停下,暗诵一声神的尊号,神色肃穆于一处尖石上坐下。

    ...

    少顷过后,风声疾呼,掀起这片乱石岗内的阵阵沙尘。

    远处天空显现出一片黑影。

    那黑影裹着狂风,以极快速度飞掠而来,散发而来一股强盛的气息,赫然便是骑乘着魔鹰的江大力。

    江大力仔细锁定感应着越来越近的敌人气机,神色倏尔微微一变,冷哼一声自椅上起身,任由魔鹰盘旋而下,目光骤地罩定在下方乱石岗处坐定的和尚身上。

    只见这和尚脸容肃穆,眼帘微亸,阖得只留一线空隙,隐见其中闪闪有神的眼珠。

    此时正手捏六字大明咒手印,掌根、拇指、小指,三点合,其余六指自然分开,置于胸前。

    他身穿外红内黄的僧袍,跏趺坐在一块尖竖的石上。

    竟是臀部寸许与石尖相触,却坐得四平八稳,宛如不老古松,有种咬定青山不放松之不动不摇之感,彰显极其高深的轻功造诣。

本文标签:

上一篇:嗯~说我和你老公谁厉害视频 老师办公室嗯好大h文

下一篇:强开小娟嫩苞又嫩又紧 公交车上做了不该做的事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